真格基金王强:只有忘掉古人,后面的那个来者才能是你!


变革家,以投资视角为您发现风险和商机!当你决定创业,成为创业者那一刹那,如果你的心目中只有面前的成功者,只有BAT小米, 他们日以继夜占住了你全部的注意力的时候,你已经可以清零了。你永远不可能超过他们。

1946年7月巴黎酷暑中,格特鲁德·斯坦躺在弥留之际的病床上,神志不清楚的时候,对伺候她很久的人们问了一句话:“答案是什么?”所有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她再问:“那问题是什么?” 意思是,如果你们不能告诉我答案是什么,你们能告诉我当时我最初的问题是什么吗?问完这两个问题,她无憾地合上眼睛。能够改变世界的,是“问题”,而不是“答案”。

1、要历练成大佬,必须经历的生命阶段

首先是“影响的焦虑”阶段。耶鲁大学一位著名文学批评家,也是饱读西方大经典的大师级人物,Harold Bloom,写了一本书叫《影响的焦虑》。他说,所有即将诞生的诗人,他们如果不能完成自己生命中第一次脱胎换骨,他们永远成不了他们心目中想成为的那个诗人。为什么?因为他们有“大的焦虑”。

比如中国人,当你提笔写诗的时候,你想到的全是北岛、海子。你焦虑着怎么也不会超过他们的时候,你的生命不可能存在绽放的可能性。因此要想成为一个诗人,第一步要做到的,就是让你心目中的那个诗人自己活出来。

同样,当你决定创业,成为创业者那一刹那,如果你的心目中只有面前的成功者,只有BAT小米, 他们日以继夜占住了你全部的注意力的时候,你已经可以清零了。你永远不可能超过他们。你想想,15年前的马云他前面想的是谁?13年前的俞敏洪和我们前面想的是谁?当年,李彦宏住进北大地下室,淌着雨水找合伙人的时候,他前面想的是谁?他们只可能“目中无人”地想到成功者是自己。

毫无疑问,一个独立生命诞生的必然前提是,忘掉前面所有的“古人”,因为后面只有一个来者,那才可能是你。从心智上要迅速丢掉自己被前面影响笼罩的“焦虑”。

其次,当你生命真正站立起来的时候,你会进入另一个焦虑。我把它称之为“非影响的焦虑”。为什么你对周围,你对现实,你对过去,你对未来,你对身边的团队,你对整个的行业,还没有展现出影响力?为什么让他们觉得你无足轻重?如果你能体验到这一层的时候,这就说明,你不仅成熟了,而且你已经成长了。

2、失败和对于想象力的想象

漫漫的创业道路会给人生带来两种巨大的财富,这两种财富是使你保持创造力、直到看到你实现梦想的引路明灯。

J.K.罗琳,大家知道,写《哈利·波特》的那位女作者。她父母移民到英国,一辈子受穷,坚决拒绝她继续受穷,希望她千万不要从事赚不来现实利益的东西,就是千万别玩文字,千万别写小说,千万别进入文学。这些东西带不来物质世界最诱人的回报。

但她是为写作而生的人,连地下室都没得住的时候,她也要抓住纸片写几行字,因为她觉得那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全部原因。当《哈利·波特》以几亿套的量在全世界传播开来的时候,她成为了历史上最富有的,可能未来很难有人超越的一个作家。

当2008年,哈佛大学毕业典礼邀请她演讲的时候,这就是她演讲的题目:“失败带来的额外益处与想象力的重要性”。她想告诉哈佛学生,你们是幸运的,“失败”在你们的字典上从来没有存在过,你们将冲着成功,冲着幸运去拥抱你们离开哈佛后的世界。

但是她想告诉大家,真正有价值的生活是由两个重要因素支起来的。这篇篇幅不大的08年毕业典礼演讲,她点了副标题的两个思想。

第一,“失败”能够给人生带来的最大惊喜或者价值,就是你不断体验失败的过程,正是让你不断去泡沫化的过程,不断让你清零的过程,不断让你似乎进入到死胡同彻底无望的过程。

第二,一个人失败,重复失败,都应该是命运非常正常的四季景色。但是如果一个人,从最初的时候,基因中没有养成对于想象力的想象,那这个生命只会是一个非常平庸的生命。

要敢于逆潮流而动。什么意思呢?大家一谈现时代的状态,就是碎片化的时代。大家都用碎片的速度和碎片化的状态吸收信息的时候,如果你的思维状态也是这样的话,我坦率告诉你,你一定产生不出超越现实碎片化、而真正引领未来,改变未来的东西。

因为时代的表面虽然是碎片,可它的深层却不是。就像我们到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中,你不知道再往下一百米它就是静止不动的。那个东西才是未来,那个东西才是引领。而全部表面的东西,风平浪静之后会归于平实。

为什么要有想象力?想象力能让你回到“科学 、艺术 、哲学”的本质,学会不断地追问。如果一个碎片化的时代,大家都沉浸在获得“答案”而不是去追问“问题”,那根本获得不到人生最需要的东西。

格特鲁德·斯坦追问是从“答案”开始到“问题”结束。“问题”而不是“答案”让她安心地合上眼睛。

这是人生最深刻的含义。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问题”而不是为“答案”而诞生的。整个人生从生到死,最后就“解决”一个问题,这个“解决”,它不是“答案”而还是“问题”。我们为什么会生?我们为什么会死?

想象力最后会给我们什么呢?它会在“意义”之后,让我们拥抱“无意义”,因为“无意义”才能驱动“创造力”,因为教育或者文化,它们是把鲜活的生活本身逐渐狭窄化,变得“有意义”。

所谓“意义”,就是用大家全都能懂的语言来描述大家“公认的”某种东西。而“无意义”,是只有天才才能进入的领地,它既没有办法用大家懂得的语言描述清楚,甚至根本无法描述;同时,这个东西对一般人而言,看似好像“毫无意义”。而这个,恰就是我所理解的创造、引领和颠覆。

3、培养想象力

(1)阅读经典,从来不看畅销书

阅读是培养想象力的重要载体。我读书为什么越读越走向久远的过去?我认为,未来的东西都是没有经过验证的事实,或迟早会被科学证伪的事实。畅销书我从来不看,读它们大部分是浪费生命,因为畅销书的意思,就是现在热闹但明年不一定再热闹的东西。如果十年以后,它还是畅销书,我再来读读,也不晚,因为它还存在。

我喜欢的英国散文家兰姆说过这样一番话:“久远的往昔,你的魔力究竟为何物?它一无所是,却又无所不是!你在的时候,并不是什么往昔,那时,你一无所是,因为在你之前还有(你称之为的)更久远的往昔。回望它时,你带着盲目的崇拜,你自己看看自己,却觉得不过是乏味稚嫩的 “现在”。而那强健的未来,为什么无所不是却又一无所是。而那逝去的“过往”一无所是却又无所不是?”

这些年,我唯一没有丢掉的兴趣,是搜集往昔的典籍,因为我觉得它们是最抗打击的,最抗泡沫的,最抗变化的东西。它们是不用保鲜剂的保鲜品。

为什么要读经典?因为只有真正沉浸于经典,而不是碎片化的浅尝辄止,这样才会发生一个裂变,就是当想象力变成你生命中的一部分,穿透你的生命和灵魂的时候,真正的智慧才属于你。除此,任何东西都是过眼云烟似的信息,对你生命一点意义都没有。

这是我最喜爱的葡萄牙诗人佩索阿一首诗里我翻译的一句话。他说:“塔古斯河美过那条流经我村庄的小河,但塔古斯河却又美不过流经我村庄的小河,因为塔古斯河不是流经我村庄的小河。”

别人看起来再壮观的波浪,它如果与你生命毫无瓜葛,其实根本谈不上任何壮美。

(2)如何判断现在引领未来?

我想最后跟大家介绍这个人。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神经生物学家,获得过哥大优秀教授奖。2006年,他在哥大生物系开了一门非常独特的课,这门课叫“无知”。第一次开课的时候,这教授非常有意思。他向选修他的课的所有学生发出一封信,信上说:你期待这门课结束时我怎么给你成绩?你想得A、B、C还是D?“无知”达到A,还是“无知”达到B?

这本著作就是他讲课的一个结晶。我认为所有的人都应该去读一读,或者上网找他的课看看,非常有意思。后来很多系,甚至一些著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都去听这个课。因为他们忽然发现,重新理解科学的本质和未来,以至于了解世界、了解自己思维习惯的方法,原来来自于一个很新的概念。

因为教育的目的难道不是“知识”?教育使我们“有知”嘛,我们去掉“有知”,不就是“无知”?为什么要“无知”,而且要创造“无知”的学问呢?这是他提出的非常重要的东西。他书的副标题:“无知是怎么驱动科学的”。“无知”,而不是我们自认为理解了的“事实”和“有知”,是怎么驱动发现,怎么驱动发明的。

有了科学、有了艺术、有了哲学,当你把生命全部的能量从“获得答案”变成“学会提问”的时候,你们实际上才踏入到了追求智慧、推开智慧之门的可能性面前。而只有推开智慧之门,你才可能像Peter Thiel 说的,才会从平庸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那时候你们才能脱胎为真正属于你们自己的自己,成为改变世界甚至引领世界的真正企业家。

本文来自钛媒体。变革家采用本文仅为信息提示之目的,不代表变革家对观点赞同或支持。优质项目推荐、创业项目拆解、核心风险提示、身边商机发掘,变革家让您捕捉更多商机、规避更多风险。更多信息请扫码联系我们。

518800053297692119

 





易科技 » 真格基金王强:只有忘掉古人,后面的那个来者才能是你!

赞 (0) 评论 (0)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