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枪,银豆ceo自述被另一家投资者围困的荒诞一日

昨天下午4点,金博会即将闭幕之时,我困在100多名同创万利的投资者之中,一名花甲之年的投资者两只手紧紧地攥着我的胳膊生怕我离去,身后身前我的员工被无数只手拉扯着,这些手的主人声嘶力竭的喊着,而我脑海里此时却只有一个想法:我很幸运,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银豆的投资者。

万圣节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我本要参加网贷之家网贷神州行北京站的活动与200多位北京的投资者代表分享银豆网的转型经验。而就在我为活动准备之时,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我荒诞的一天也由此开始。

电话的那一头,是金博会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她告诉我银豆网的展台被100多名同创万利的维权投资者堵住了,要我赶紧过去处理。

同创万利是谁?它是罗斯金融的合作伙伴,罗斯金融是华信瑞亚的全资子公司,华信瑞亚是北京华信电子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北京华信电子企业集团是我们银豆网的控股股东,也是我的投资者和创业伙伴。

简单说,来的是我合作伙伴的子公司的下辖子公司的线下合作伙伴的投资人。定语很长,再通俗一点:跟银豆网八竿子打不着。同创万利从未和银豆有过一分钱的来往,连他们的人我也是不认识的。

半个小时后,我到了金博会会场。在会场外,我被金博会的工作人员拦住了,他们告诉我现场已经被保安和民警控制了,我们展台的四周都拉起警戒线,他们建议我不要进去。下午金博会闭幕了人群自然就散了,且投资者比较冲动并不好沟通,事情也确实和我们没有关联。

我想了想,这些同创万利的投资者在我们的展台多一秒对我们的伤害就多一分,那一刻我觉得我能劝走他们。于是我走进了会场,穿过了保安拉起的警戒线,见到了这些同创万利的投资人,他们有男有女,有20出头的年轻人,也有年过花甲的老人,他们一下子围了上来,一名老者扑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一把抱住了我们工作人员的大腿,另一些人则拽住了我的衣服,这一刻我意识到要想再走出这些人的包围可能很难了。

“我们知道不干你银豆什么事,但是谁让你挂着华信的牌子呢。”一名石家庄的投资者对我说。

他们的要求不复杂,但是却很困难,让我把华信集团的负责人和罗斯金融的负责人叫到会场来和他们沟通,否则就不放我离开。

展台小会议室不足六个平方米,只摆得下2个单人沙发,几个投资者的代表盯着我。会议室的门口,我们的同事声嘶竭力地向围来的投资者解释着银豆与罗斯金融和同创万利之间没有关系。

我先后拨通了华信负责人和罗斯金融负责人的电话,电话那一头他们并不明白为何银豆会受到波及,围堵的人群发出的呐喊声传到了电话的那一头。他们都表示此时正当这些投资者情绪波动之时,他们不便也不愿意直接出面面对这些投资者,华信瑞亚的负责人告诉我他在正常办公,手机及微信投资者都有,但是并没有人找他。他一再和我强调这事和银豆没有关系。是啊!关我们什么事情呢!

此时一些投资人已经把会议室门口用沙发堵了起来,每一个沙发上都坐着老人,不许进也不许出,我和公司的另外几名工作人员被困在了里面。

沟通结果会议室里的同创万利投资者听到了,但他们没有表示,门外的同创万利投资者在听到结果后却更加激动了,叫着让我把人交出来,华信既然有股份我们就脱不了干系。我们不停地解释,他们却越来越激动,终于一名年龄大的投资者倒下躺在了地上。 吃了速效救心丸后,他躺在沙发上孤零零地等着120来,他和我一样也困在了会议室里。

我们的工作人员反复和会议室外工作人员沟通,但并没有效果,他们固执的认为只要困住了我们罗斯金融的人就一定会出现,但事实上对方已经不再接听我们的电话。甚至有投资者认为,他们损失的钱被注入到了银豆网的运营中要我们赔偿。没有合同、没有证据、他们中没有一个是我们的投资者,围住我们的原因按他们的话说只有一个:我们的展台上带着华信的字样。

僵持中过去了5个小时,从上午11点到下午4点,事件并没有进展。而我却已经是心力交瘁,从一些围堵的同创万利投资者口中我得知,罗斯金融事实上还在运营办公场所也有人,但是这些维权者一去罗斯金融他们的员工就会放假,而罗斯金融负责人身边也有着10多个保镖。于是我就成了惹得起的人质。

最终我们还是爆发了冲突,冲突的原因是围堵的同创万利投资者阻止我们去洗手间,即使是一个人去并且有他们人陪同也不行。几经商讨,我终于迈过了会议室门口的障碍物, 但没有前进几步就再次被围住了。他们拽着我的衣服不让我再前进,我们的3名工作人员冲了上来想要护着我,这些维权的同创万利投资者也围了上来,推搡、拉扯,开头那一幕出现了。

肢体冲突不知从何而起,在附近守了5个小时的警察也终于介入了事件,我和银豆的两名员工被带到了会场的贵宾厅。5个小时前,金博会的负责人就是在这里建议我不要走进会场。5个小时后,我在这里等着与同创万利的5个投资者见面,一个跟我们没有关系的平台。

见面的场景平淡无奇,我们再次强调了我做的努力,也看了这些维权投资者代表展示的借款合同,合同只有甲乙双方,一个是投资人,一个是同创万利的普通员工,就这样一份明显的违规合同上甚至都没有相应单位的公章。我意识到这些激动的投资人有着他们的苦衷,因为这样一份付出了他们多年积攒财富的合同并不能保护他们的权益。

在这个时候我也悚然一惊,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些投资者背后是同创万利的销售人员。这些销售人员组织自己的客户到北京来维权,甚至还有明确的分工,有人在网上论坛里炒作,有人在我们的客户群里制造恐慌。这些动作的原因只有一个,根据我看到的这份合同,同创万利法人和责任人难脱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的嫌疑,一旦最终定罪,那么基层销售人员也都面临着不小惩罚。而解决问题就要有人垫付,这些人煽动人群围堵银豆的目的在于制造恐慌,用更大的危机来遮掩自己的危机,逼迫华信集团在经侦给出最终调查结果前进行垫付,从而洗清自己。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条路根本不通,银豆是银行存管的,他们制造的冲击并不会对银豆带来根本的影响,也不会影响银豆的运转,更逼迫不到华信。

冤有头、债有主。当着这些投资者的面,我再次拨打了罗斯金融负责人的电话,这次接通了。电话那一头虽然依旧不愿意直接出面,但至少表示愿意电话沟通。于是问题似乎有了转机,至少在近7个小时后我走出了北京展览馆。手机上朋友、同行和媒体的微信不断,有人表扬我有担当、勇敢,有人批评我冲动、有人想了解事情进展、有人想得知事情真相。而我却在担忧,担忧这些同创万利的投资者,他们维权的路还很长。也担忧我的银豆网,一天的时间各种信息的传播已经给它带来了创伤,而令我最为担忧的是这些离去的投资者走前留下的一句话,“如果找罗斯金融没进展,我们还会找银豆,去银豆公司”。

或许事情并没有结束,但我不知道我还能再为这些同创万利的投资者做些什么。银豆无法拯救世界,无法补偿他们的损失,能做的就是保护好我们自己的投资人。我最希望的就是见到我们的投资者时,他们的脸上都是快乐的笑脸。





易科技 » 躺枪,银豆ceo自述被另一家投资者围困的荒诞一日

赞 (0) 评论 (0)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