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冀蕾:国人到底会不会“玩”

朱冀蕾:“回顾中国人这100年,大部分时间都没心情玩。30年前终于有心情了,却没钱玩。20年前有钱了,却没地方玩。10年前有地方了,却没时间玩。现在好了,时间、地点全有了,一看,人都老了,腰酸腿疼,没多少机会,抓紧玩吧。”去年夏天朱冀蕾去到西藏,回程的时候在飞机上遇到一对退休的老夫妻,浑身的户外装备。朱冀蕾一打听,两个月前他们刚刚完成欧洲游,现在从西藏回来,休整两个月,再去新疆。老太太说,还不是担心家里的猫没人照看,要不然,一月一游。

  去年朱冀蕾去欧洲,在巴黎的老佛爷门口看见退税窗口前排起长长的队,几乎全是中国人,拎着大包小包。所有商场都大量配备中国导购,门口写着汉字:“谢谢您的光临。”冷不丁一看,朱冀蕾还以为是自己身处国内的百货大楼。在瑞士,悬挂在手表店前的巨幅广告明星不是老外,而是陈道明和黄晓明。很明显,“二明”是要代表瑞士人赚中国人的钱。于是,无数中国的“表哥”和“表姐”蜂拥而至,将这里洗劫一空。经朱冀蕾了解,欧洲旅游的相关部门针对这种情况,曾有意引导中国人多元化的消费,比如吃吃法国大餐,住住花园洋房,或者听听歌剧交响乐。可是中国人不好那一口,宁愿住在小旅馆里吃泡面,然后省下钱去购物,似乎花钱买了东西才叫玩,买的东西越多就玩得越开心。

  旅游景点门前,祖国的大好河山筑一圈围墙,开一道小门,然后坐地起价,只要你肯掏钱,五倍甚至十倍于最佳接待人数,他们也敢放进去。朱冀蕾发现很多地方财政的五分之一都来自旅游景点的门票,难道这就是趁“玩”打劫吗?

  毕竟靠山吃山嘛,这些都认了。可是,还让我们在规定的时间玩。14亿中国人只在那七八天才能玩,这是计划经济时代的玩法。全国人民约好了一起玩的时代早就应该过去,我们已经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统一喜怒哀乐,不想再统一时间“玩”了。





易科技 » 朱冀蕾:国人到底会不会“玩”

赞 (0) 评论 (0)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