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之后,一个瓦工的收入会买得起北京西三环的房子

640.webp

变革家会员开放日《互联网+装修行业还有什么投资机会》在京举办,活动旨在为会员提供深度的行业视野和新的投资思路,以下内容是由闪电刷新 创始人 刘继汉 现场分享。

分享人:刘继汉         整理编辑:黄瑜

活动名称:变革家会员开放日

刚刚听到李江的分享,挺牛的,作为一个外行人能把这个行业弄得这么透。实际上家装行业还远不止这些,我自己在创业的过程中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稍微点一下,比如有人说工长是一行、包长是一行等等。

其实这是行业的事情,关业主什么事,不关业主的事。业主想要的就是放心的、省心的、再加上省钱的。房子装修好就可以了。所以围绕这一点我们追溯下去的话,这个行业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乱像,或者说业主很痛苦啊,可能我们可以从行业、产业的架构来思考这个问题。

一、装修公司其实是一个资源整合的提供者

装修行业里面,其实我们都知道,装修公司其实是一个资源整合的提供者,为什么呢?设计师不是他的,也可能不发工资;施工也不是他的,是工头;有可能工头的工头,可能一包两包;最后,这个建材还不是他的,也是别人家的。

这整个无论是信息流,还是物品的流通,还是劳力的流通问题,他都涉及很多事情,以及非标流化,所以导致N多问题。还有一点,因为这个行业里缺乏交流,所以所有的材料准备都是装修公司来做,他为了获得客人,直接的最能感知的就是便宜、杀价格,这是很多我们能感知到的。

这个便宜的背后是什么呢?是表面上便宜,其实干完之后发现不便宜,为什么呢?那羊毛出在猪身上,就是这么个道理,这么说下来,你会发现这个行业好像特别的乱,当我们把这个商业重新捋一下的时候,你会发现,管你是什么高频低频的生意,只要是这个行业的,他绕不开行业的两点流通:

第一个是物品的流通:装修里面我们马上就想到材料,材料又分主材和辅材,当然也分软配,比如家居、灯等等。

第二个是劳务的流通:从农村里面来北京,在北京他把他的双手卖给你小工头,小工头又把这双手卖给了大工头,大工头再把这双手塞给了装修公司。

二、90%的家装行业是不需要设计的。

装修行业分软装和硬装,因为我们在做的这个事情是硬装,硬装的话我们想到的就是设计,因为硬装也需要设计,实际上,当我们深入到这个行业就发现除了那种顶级的豪宅,和一级的建筑,90%的家装行业是不需要设计的。

设计师其实是卖主材的,主材销售的,因为你不给设计师服工资,他也得吃饭,那怎怎么办呢?他必须要把材料卖给你,老板说你必须把套餐卖出去,不然我没钱赚了。

今天以这个逻辑思考的话,爱空间没什么新鲜的,时创3、5年前就这么干了,我们都听过这个广播吧,一万九千八,搞定你全家。很早就这么说的,没什么新鲜的,只是说,他把设计师和工人再一步落化,这里面的本质是什么呢?是装修公司和设计师利益的一个冲突。

我今天还跟一个比较牛的老板聊天,他说,我从来不会招超过3000以上的设计师干活,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已经有主材的利益点,把公司的钱给黑走了,很简单,这个模式就是装修公司对设计师的进一步变革的。

三、真正的包工头他是不干活的,拿钱不干活。

说完设计之后就是施工,施工我们都知道,有很多坑,为什么呢?

第一个就是整包的里面环节比较多。

但凡大一点的装修公司,他肯定有包工头,真正的包工头他是不干活的,拿钱不干活,他们做什么事情呢?

因为大包工头下面有小包工头,小包工头在传统的叫法也叫搬仔,带人干活就是搬仔,那么大包工头干嘛呢,他中间有个分配的体制,8-10个点就是能从施工费里拿走的,他当的什么角色呢?就是把这帮来自农村的、或是同姓的同村的组织在一起。

因为

第二个就是这个行业的施工领域难免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工人闹事他得摆得平,

这些工人的人群,你说你给我讲道理,白瞎,只有他能给你讲道理,因为他讲的道理比较简单,你说你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大包工头的价值在于能直接把下面的兄弟给揍一顿。

其实装修行业,属于大建筑行业里的一个分支,所以,我们看到的建筑行业包括工人闹事也是存在的,就是不给钱就怎样怎样的,所以这里叫施工。

四、工人的手艺取决于运气,没有一套合理的评估标准。

施工要做好的话,全靠工人的手艺,那么工人的手艺谁来保证他,其实我估计在座的各位也不知道谁来保证他。

如果我们去评估一个注册会计师,或评估一个律师,他有教育的资源是吧,有国家的认证,因为我本身学的是土木建筑,比如我要考相关的工程的资质对吧,他有一套评估标准,那在这个行业,是没有的,因为自然的手艺好不好,取决于运气,那么这里就形成一些特色的地域,取决于他的渊源和他的曾经曾经是干嘛的。

那么在北京就有这些特点,你会发现南方的工人比北方的工人好,为什么呢?因为他细心,这是地域的文化;

第二个你会发现在北京,比较多的安徽的瓦工做得好,因为安徽工人一直就是干这个事情,那么你会发现在北京江苏的工人比较少了,都回家了,江苏的经济条件好了,尤其能形成规模化的不多,搞地域分歧的。

五、主材和辅材完全是两个领域,辅材领域有巨大投资机会。

施工里面一个主要环节就是材料,材料里面主材和辅材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如果你没有装修经验,对辅材的选择是比较难的,因为你不知道哪个好,你肯定不知道哪家的线管是ok的,所以,这里面决定在于,如果你和工长合作,主动权就在工长手上,如果你和装修公司合作,装修公司就能控制整个辅材的品质,主动权就在装修公司手里。

所以辅材这个领域是个B2B的模式,我认为这是个很大的机会。那么辅材做到最后就是个B2B的生意,就看你有没有比这强的上游的采购能力,供应链的整合,下一个就是你供应链的分发能力,这里面可以把工长、中小工和装修公司整合在一起是有很大的利益的。

我们做过一个数据分析,在北京辅材一年的家装市场最少是100亿,那么目前也有一些行业的玩家在做这个事情,比如说,最近生意比较大的公司,叫好材,做得还不错,从互联网来说是唯一在这个行业里把性价比做得比较高的,但是这个行业真正的大拿还没出现,还有机会,这个生意也许对我们来说都是机会。

这个生意不是普通的投资者能投资得起的,因为我们相信在辅材这个领域会出现一家像屈臣氏一样的流通品牌,所以这个机会还是有的,很多人已经在关注这个了,我见过的VC有很多,包括一些项目都是有机会的。

六、百姓对主材的选择是有很强的品牌认知能力。

说完辅材市场,我们再说下主材,其实百姓对主材的选择是有很强的品牌认知能力的,比如在北京,大家可能会知道,瓷砖,大牌,虽然你不能天天去关注品牌,但是你一旦装修的时候,你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去找,其实也不难,再一个瓷砖的一线品牌,是不是这个地狱无门,史大利、索菲亚啊,因为他牛啊,所以在主材领域,爱空间做的是刚需房。

说到底就是你不在意这个事,如果你要追求个性化的话,你想要一个套子把它套起来特别难么,他有他的想法,所以主材里面又分3、6、9等。刚需房无所谓啦,虽然某某家用的是生活家的地板,他肯定用的是最差的地板,对吧,牌子是在那里,因为这里面第二个问题来了,虽然同一个品牌,但是产品的档次可以是天壤之别。

同样的道理,主材的整合以人群的细分也会变成最大的需求,比如说一个套餐包,也是主材的整合,那么主材整合也是一个偌大偌大的工程,为什么呢?其实在整个行业里面,如果大家有深入这个主材流通领域会发现,中国在流通领域和中国最早汽车流通领域是很相似的。因为厂家不会面临终端的客户的销售和服务,他只是把他的瓷砖就是泥巴烧出来的胚卖给经销商去他的库存。

所以说在当年经销商做得很大的都扛着很大的责任,为什么?因为瓷砖吃不了喝不了要么烂在库里,也烂不掉么,所以他就是去库存的玩法,所以当地的总代理厂对厂商有很强的控制能力的,这个话的背后是什么呢?如果你们身边有做主材的,尤其是霸道主材的,他坚持10年,他应该很有钱,所以他们的资金在当地的资源整合能力是超强的。

所以这个行业细分下去,主材和辅材是有机会的,但是这两个事情不是一般的玩家能玩得了的,在这行业沉淀很久很久,所有的家装行业走一圈你会发现,管你说谁家的施工很牛,管你用的是科勒还是佛洛狄,最后谁在干活,谁在施工。

七、3年之后,一个瓦工的收入会买得起北京西三环的房子。

去年北京的瓦工价格在涨,涨得吓人的,关键是没人干,年轻人不去干。工长不会再让他儿子去干这个行业了,我们预测了一下基本上的话3年之后,一个瓦工的收入会买得起北京西三环的房子,因为没人干。为啥?太累了。

这个供给和需求严重的一个问题,你要把他做好,不是随便干的,这是一个有基础的行业,你能想象家装行业这么多,你能把辅材买到,有种你去贴砖去,干不了是吧,所以我们这个公司名字叫闪电刷新。

李江的归类也没错,我们的定义以老房子的翻新为切入点,实际上我们在做的事情是把工人整合,比如说我们公司现在有45个员工,我们的合作很简单,大家可以把我们当成互联网的包工头,原因很简单,很多包工头接到你的活后,他也要拆着干,这个多少钱,瓦工多少钱,水泥工多少钱,我们就把这套标准化的东西建立起来。

实际上就是施工的标准化和结构的标准化,这样才有可能对业主实现标准化。昨天晚上还和老板聊到这个事情,他说你这个挺好的,对行业的改变挺大的,但是情怀太重。

我们还会在北京组建一个,比如说没读大学的,中专的没毕业的没接受教育的,我们会对他们有一个系统的培训,我们包吃住,一个月3000、5000,这样挺好,但是这个行业很多工人呆得时间长了没有归属感,他并没有想到把这个事情做得多好。

他想到的是赶紧做完赶紧回去,所以我们就是要建设新一代的工人体系,这会是我们做的事情,现在老房子翻修只是我们的切入点,因为我们要实行工人标准化,大概跑了两年吧,两年下来,工人挺高兴的,业主也挺高兴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工人管理严格,标准化装修。

八、希望这个行业回归到商业的本质,做事的把这个事做好

我们跟别人还不太一样的是所有的施工都是,干完之后,满意,再付款。

这个行业里面是没有的。所以说我今天中午和另外一个老板聊,他说你这么干,把业主都教坏了,没有这么干的。

以后我们会把这个事情更多的做个体制,和用户接触下来发现又回归到用户最初的思考,其实都是成本,广告成本、装修成本、房租成本,很高。我们希望这个行业回归到商业的本质,做事的把这个事做好,这是我们自己公司的一个价值观,其实我们给自己的也就三条:

第一是不堕落,这个行业想赚钱很容易的,因为我在做这个工作之前是在美团做区域管理,我想干这个事情,是为了钱,不为了钱肯定不靠谱是吧。

第二个就是不推诿,装修不可能不出事,就像我们每个年轻人的成长过程中不可能不犯错误,别解释,改了,承担了,把事情解决,比什么都重要。

第三个就是我们对团队的要求就是不将就,把事情干好;最后我们自己要坚持下来的一个愿景吧,就是把公司打造中国最大的高速高效的施工网络。

我们接到一些邀约,和一个老板谈合作,他要开拓北京市场。那么问题来了,没人施工,他那个平台很牛的,接下来我们会成立一个合作,施工是我们的方案。

某某拿到融资,c轮,d轮,最大的工作就是成本控制,我们用老房子来做一个施工的管理系统,因为我们可以在这个行业做到最高效,未来我们也可以很牛逼的走,再往后面走我们会做工人的培训体制继续完善。

其实,用熟话说就是一个人贩子公司,这个人贩子不是那个贬低,他的本质可能是一个专业的劳务公司。这个行业最缺的就是靠谱的牛逼的设计工。

(本文整理于变革家会员开放日活动)

- END -

本周六(9月3日)

变革家会员开放日

邀你一起聊聊传统企业+互联网那些事

[长按下方二维码 参与线下活动]





易科技 » 3年之后,一个瓦工的收入会买得起北京西三环的房子

赞 (0) 评论 (0)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