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降息这把杀猪刀吧,央行已拔出倚天屠龙剑:量化宽松

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还在整天念叨降息降准,各位,央行降息降准这么频繁,有什么用吗?

这周六央行低调的出了一则公告,其实是亮出了超级武器,就像抗日胜利70周年大阅兵里亮出东风导弹家族一样震撼,可惜看懂的人不多。

下面我贴出央行的这则公告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和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的精神,按照2015年人民银行工作会议要求,人民银行在前期山东、广东开展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形成可复制经验的基础上,决定在上海、天津、辽宁、江苏、湖北、四川、陕西、北京、重庆等9省(市)推广试点。

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地区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对辖内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的部分贷款企业进行央行内部评级,将评级结果符合标准的信贷资产纳入人民银行发放再贷款可接受的合格抵押品范围。

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是完善央行抵押品管理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提高货币政策操作的有效性和灵活性,有助于解决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合格抵押品相对不足的问题,引导其扩大“三农”、小微企业信贷投放,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支持实体经济。”

这则公告具有超级风向标的意义,意味着中国经济筑底反攻的总攻即将拉开帷幕。何出此言?

因为这是中国版量化宽松的启动集结号。如果说降息降准是杀猪刀,那么量化宽松就是倚天屠龙剑。

我在2014年10月23日发表的《中国经济深陷重围的突围三策》指出:“根据产业调整和就业密集的需要,确定央行需要支持的行业,鼓励银行向这些行业里的经审核合格的企业提供信贷支持,并把偿贷条件和创造就业机会的表现挂钩,然后把这些信贷资产(简称就业支持信贷)打包成就业支持证卷(employment backed security,简称EBS),人民银行可以通过贴现窗口等公开市场工具为银行的就业支持信贷部门提供长期的低息融资,并且在必要时刻大量购买EBS,以及为EBS提供担保。这样做可以使就业支持证卷这种时间长流动性差的银行资产转换成流动性极高的EBS,背靠央行的低息融资为就业支持信贷排除利率风险,最小化经济周期带来的负面影响,把就业支持信贷推向资本市场,成为人民币国际化下独特的金融产品。”

我在今年7月《股灾后呼唤“习大大看跌期权”》一文中进一步指出:“成立中国就业银行,接受那些投资边际就业创造率(marginal employment on investment,亦即每单位新增投资在全产业链范围所增加的就业人数和工资总收入的加权值)比较高的企业的股票做质押物,以提供中长期的低息融资服务。”央行在最新公告中指出:“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地区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对辖内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的部分贷款企业进行央行内部评级,将评级结果符合标准的信贷资产纳入人民银行发放再贷款可接受的合格抵押品范围。

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是完善央行抵押品管理框架的重要举措,有利于提高货币政策操作的有效性和灵活性,有助于解决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合格抵押品相对不足的问题,引导其扩大“三农”、小微企业信贷投放,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其中的关键字眼“央行内部评级”以及其目的和EBS目的极度吻合。

频繁的降息降准并没有降低民间30%左右的融资成本,对实体经济支持极为不力,所以公告着重指出要解决这个传统货币政策无法收拾的烂摊子,重点提了“实体经济”这个重病号,而不是洪水滔天的“虚拟经济”。

有人反驳说公告中的再贷款业务央行早就在做,这算什么量宽?这是因为他抠字眼扣错了地方,“再贷款”不是关键,体现量宽灵魂的是“抵押品质押品”链条,这才是央行一筹莫展的地方,也是量宽的发力区域。

这则公告的革命之处在于,过去央行接受的再贷款质押品多为国债、央行票据、政策性金融债、高等级信用债等,公告中的地方法人金融机构信贷资产从未被央行当质押品接受过。

量化宽松是指中央银行直接和商业银行以及非银金融机构进行金融资产交易(注意是交易不是买卖,因为交易不仅包括买卖还包括抵押及质押等金融行为),目标是稳定抵押品质押品链条(价格以及衍生债务),降低抵押品质押品衍生债务的成本,最终增加货币供应中内生性货币的占比。量化宽松推出的原因是因为传统货币政策在资产负债表通缩和超级去杠杆化情况下无效,这一点周小川在最近的五道口讲话中专门指出,目前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对资产价格控制不力。

正是因为传统货币政策无法有效控制资产价格,才把直接参与金融资产交易的量化宽松称为非常规货币政策。央行最新的公告的亮点就是央行要通过扩大抵押品质押品范围,来稳定抵押品质押品链条,这是量宽的灵魂。也符合我在一年前提出的就业支持证券(EBS)的构想,我不能讲我的意见被央行采纳,至少我的思路和央行有很高的重叠性。再贷款早就有并不代表央行的这则公告的意义就不大,就像电厂有了一百年,不代表核力发电不是一场革命一样。量宽就是关于抵押品和质押品链条的央行革命。量宽可以阻止由于抵押品质押品链条断裂造成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汉能质押融资导致股价腰斩的情况会系统性出现,房地产抵押融资领域的风险最致命)。这则公告体现的就是关于抵押品质押品的央行革命。

世界上能成功推出量化宽松的国家寥寥无几。量化宽松成功推出是由国家综合国力各大组成部分为变量决定的,决定化宽松成功推出的综合国力变量是:央行的世界影响力和相对水平,货币的世界地位,外交的世界地位和影响力,制定国际金融和贸易游戏规则的影响力,金融创新人才的升级和储备,金融监管的创新和突破等等。量化宽松被世界主要强国玩了一圈,该轮到中国了。

中国如果搞量宽,当量会非常大。中国光需要置换的地方政府债务就在十万亿以上,还有银行系统和影子银行的房地产相关债务也有数十万亿,由此推算,一旦中国搞量化宽松,规模至少在10万亿以上。

中国的10万亿级别的量化宽松不出则以,一出必让安倍经济学黯然失色。美国的量宽行将就木,日本的量宽已成强弩之末,而中国的量宽蓄势待发,到时候A股会成为全球股市最闪亮的焦点,正所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固定资产泡沫将平稳的破灭,而A股将迎来六年左右的一轮超级牛市,以为十年左右的超级去杠杆化提供坚实的融资管道支持。

危机四伏,四顾茫茫。

屠龙剑出,几人知之。





易科技 » 忘掉降息这把杀猪刀吧,央行已拔出倚天屠龙剑:量化宽松

赞 (0) 评论 (0) 分享 ()